热门搜索:

对掩耳盗铃的阿让托拉通的军队唯有这个词最能形容他们的行径

时间:2019-05-02 20:44 文章来源:互联网

凑到耳旁的小声细语让侍童重新快活起来,溢满喜悦的笑颜用力点着脑袋,拿着不花一个铜子儿入手的新玩具转向骑士家门。连更快长高的秘诀也忘了问的侍童背后,早已等得不耐烦的女人们重新蜂拥过来,嚷嚷着、推搡着努力靠近货车翻看各自中意的东西。
 
    对于没有家人丧命于讨伐战役之中的家庭而言,纷争和战火是另一个世界的事情。他们没义务陪着领主老爷一起烦恼。只要明天太阳还会继续升起,生活也还要继续,现在对他们重要的不是战争,而是用廉价商品充实生活。
 
    人群专注于挑选商品和讨价还价,除了那位女性帮手,谁都没有注意到一瞬间违和的景象,短暂的惊鸿一瞥不会被任何卷进热闹里的人类捕捉到。
 
 
    布伦希尔:不光要假扮商人,还要骗小孩真是糟糕的感觉啊。
 
    晃荡着店家自酿的招牌苦味啤酒,调制出与场所相适应的轻松笑容,李林如闲聊家常般的扯着话。
 
    【商业搭档】布伦希尔低着头没有回话,耳道里爬满了男人们的放浪笑声和妓女的浅薄轻笑,脱衣舞娘婀娜妖娆的曲线轮廓在直白的色情小调扭动着,用几块布拼凑出来衣服之下若隐若现的重要部位不时招来一两声起哄的口哨和笑声。
 
    这种最不适应的环境让精灵少女的思考最大限度绷紧,小脑袋上几乎要冒出蒸汽。
 
    “那……那那那那那个,能不能换个地方方方方方方方……”
 
    为羞耻害臊的情绪困扰,仅存的理智能磕磕绊绊的提出要求实属奇迹。
 
    性的话题对保守的精灵少女始终存在难以启齿的敏感性,了解那种事情和实际接触性关系话题、动作泛滥的小酒吧旅店完全是两回事情。
 
    “哎呀?姑娘,第一次出门吗?”
 
    腰围完全超越肩宽的巨大肚腩靠近勉强用手撑着膝盖的女孩,坑洼不平的酒糟鼻在昏黄光线下泛着一层油腻,在那之下是自来熟的关心笑容。
 
    “是是是是是……是的!”
 
    “这可是小店的荣幸,老顾客当然让我愉快。可年轻漂亮的小姑娘真是不多见呢,为庆祝难逢的偶遇,特献上本店的招牌啤酒一杯,算我请!”
 
    热情好客的老板笑得极为洒脱,摆上桌面的酒具同样充满豪爽风格,体积容积接近【桶】的啤酒杯里住满了包含店长自豪与热情的自酿酒,白色气泡几乎要溢到桌面上。
 
    不论是单纯热情,还是作为营销手段,酒店老板做的都非常到位。
 
    布伦希尔眼看着就要乖乖听话喝下去,啤酒花的芬芳已经碰上她的嗅觉。
 
    “十分抱歉,待会儿还有生意要谈,真的不方便让她饮酒呢。还是由同伴的我来代为感谢店长你的好意吧。”
 
    抢在本就不擅长拒绝、思考比平日迟钝的布伦希尔拿到那个桶之前,一把抓住把手。苦涩的成人饮料随着李林将脖子仰起从杯中不断减少直至见底。
 
    “真行啊,小哥。好久没见到一口见底的家伙了啊。”
 
    滚圆肚腩挪向吐出啤酒气体的少年,压低声音的浅笑提出了暧昧的问题。
 
    “是小夫妻吗?旅行商人这么年轻还是夫妇的,大叔我是第一次撞见呢。嗯,娶个纯情的小姑娘做老婆,四处游历经商,白天和晚上都不愁浪漫的工作,小心被榨干伤身呢,人参淫家!”
 
    说到最后,语调和动作的夸张跨过了无聊的边界,步入放闪光弹的程度了。
 
    四周的客人忍住快涌到喉咙的酸水,老板的精神攻击实在让他们感到伤不起。
 
    一旁的布伦希尔又是对手指,又是一脸荡漾笑容的自言自语算是在闹哪样?
 
    无视周围性致盎然的变化,李林坦然的回答道:
 
    “沿途的风景看多之后,一个人可是会和拉车的马说话呢。旅行商人之间不是经常流传那样的故事吗?――单身汉老板和某天深夜突然变成女人的马一起生活之类的。说到底,有同伴随行排遣寂寞总比一个人赶路要好。让妹妹一个人老呆在家里也会寂寞。所幸趁着这趟出门带她出来散散心。所以说,老板你可不能再给她喝臭男人的酒,适合未出嫁少女的苹果汁之类给她才对嘛。”
 
    “原来如此,确实是我疏忽了,这一杯算我道歉。”
 
    香醇的压榨苹果汁被招呼过来的女郎服务生端到布伦希尔面前,轻轻叹出一口气,在女侍丰满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后,老板重新摆出灿烂的笑脸。
 
    “对了,老板。白天有人告诫我们不要去北边做生意呢。发生了什么事情?是领土纠纷吗?”
 
    貌似不经意的闲谈出口后,老板的脸僵硬抽搐。踮着脚像多疑小兽般张望四周,不安惊惶的双眼观察了片刻,确认中央的几张桌上边上正和妓女厮混的穿铠甲男人的注意力全在娘们肚皮上,老板才稍稍安心,把混着焦虑的废
    彻底客观的李林和掺杂主观的布伦希尔都是这一个看法,对掩耳盗铃的阿让托拉通的军队唯有这个词最能形容他们的行径。
 
    回避问题不会让问题消失,老问题沉淀发酵后终究会再次爆发,掩盖问题的蠢货届时将被吞噬的连骨头渣都不剩。
 
    “小哥,如果让那些骑士老爷听见你刚才说的话,你就会有大麻烦了。”
 
    老板沉着脸低声警告他眼中不知轻重的年轻人,责备似的晦暗表情凑到吧台上。
 
    “私底下有机会的话,我可以告诉你一些内幕消息,现在为了你自己和你妹妹,也为了我这把老骨头今天能够不带伤的安慰睡觉,什么也别问了。”
 
    释出善解人意的歉然微笑,李林转过脸专心对付啤酒,对周遭事情似乎完全没有反应的布伦希尔一言不发,咂巴着她那杯苹果汁。
 
    老板是善于活跃气氛的经营者,各类自酿饮料也不差,对外乡人的的热情好客更是没话说。
 
    ――没有让他们更兴趣的情报,上面这些招揽旅客的旅游买点对这两位而言,除了用来消磨接头前的无聊时间,实在没有更多用处了。
 

    相关内容

    热门排行